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继述园主人吴建阳的博客

马蹄易碍非芳草,鸦背难留是夕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古道人生七十稀, 明时百岁不为奇。 八旬元老犹临政, 九秩骚翁尚作诗。 自愧白头无贡献, 何堪贱诞举樽卮。 今朝一语辞亲友, 晚照虽斜叙有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〈屠龙吟草〉自序 安化熊彭年先生  

2011-05-11 11:41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〈屠龙吟草〉自序          安化熊彭年先生

趾翁熊彭年氏搜剔其七十五岁以前六十年间所为诗词,按年代辑为一集五卷,命之曰〈屠龙吟草〉。既竟,友朋自远方来,见而笑之曰:“甚矣,先生之不慧也。夫传统诗词之不见容于时也久矣。自“五四”以来,居高位者,斥之曰谬种流传,误人子弟;踞文坛者,攻之曰遗孽僵尸,桎梏镣铐。诗胆诗豪,嗤之以鼻;青年后学,却步而莫为。报刊不载其篇,文史不系其事。声销迹匿,风雅凌夷。迨夫“文革”,罗网加之,以诗为最。掘室破藏,觅纸寻编,断章取义,黑白颠连,穿凿附会,上纲上线。纵歌时颂世之篇章,亦属含沙射影,举儒林草泽之多士,悉为牛鬼蛇神。于是瓜抄蔓衍,风及株连,深文周纳,罪大弥天。洵至饮弹荒丘,巢倾卵覆者,累万盈千。先生狴犴八年,几危柴市,三字定谳,诗亦与焉。乃当乌啼宵夜之余,脱网就渊之后,理应兢兢履薄,引鉴前车。何故又复行歌坐啸,甘之如饴。废寝忘食,搜抉成篇?综观先生之作,虽不乏用世匡时,齐民忧俗,载道托志,秀水丽山之作,然而满纸凄惋,思深怨远。非伤壮志之不酬,即惜华年之易逝。浮沉得失,萦于五中,叹老嗟卑,溢于言表。虫鱼草木,徒为无病之呻吟;雪月风花,犹恋荒唐之幻梦。上不足以裨补庙堂,下不足以激扬清浊。而况词旨奥俗欹偏,格律瑕疵毕见。易招瞽目,忧讥下里巴人;难觅解音,空托高山流水。此实难能不可贵之什,无用而堪贾祸之为。名曰屠龙,实得其宜。谚有之,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。意者先生尚不明惩羹吹齑,韫椟藏珠之至理乎?吾甚为先生忧之。诚欲效济江之徐陵,以之投付波臣,为先生全身藏拙如何?”

趾翁闻之,喟然叹曰:“子之言过矣,窃有说焉。

夫诗,托情言志者也。人之生也,莫不有喜怒爱恶之情,用世匡时之志。物感于外,则情动乎中,情动而志立,情志相生,怦然肝膈,回肠荡气,制之固不可,抑之亦不能也。

余生不辰,会逢世乱。外忧夷狄,痛神州之陆沉;内患云雷,念斯民之水火。用是胸怀雪耻救亡之诚,心切胞民与物之志。年方弱冠,奋起戎行,驰骋疆场,冒身锋镝。金戈铁马之声,震荡心灵;杀敌雄边之任,郁陶胸臆。柳营春试,遥思汉将之风流;虎帐夜谈,策献黄龙之痛饮。而又帽影鞭丝,揽江山之胜概于暇日征途;湘灵禹迹,发思古之幽情于铜驼荆棘。此志此情,安得不托诗以兴!?

至若玄冰夜渡,极裂肤堕指之辛酸;关山飞越,尽我马玄黄之困顿。屡突重围而出死入生,冒身弹雨而撄痍被创。乍洗甲兵,又苦豆箕之煎迫;骨横朔野,心伤子弟之尘沙。杨柳晓风之岸,念家山而难消羁思;南浦绿波之畔,饯良友而迭唱骊声。沙场闺月,长牵两地之情;芳草天涯,屡误三生之约。此情此景,又安得不托诗以怨!?

迨夫解甲归来,岁当头黑。人归大泽,路远长安。投闲置散,不才见弃于明时;长铗空弹,狡兔未营乎三窟。而又命途多舛,重屯累厄。或困青毡,身忧鱼服;或遇红羊,几危斧钺。心灰溺后,泪尽南冠。悲深楚泽以行吟,难问高天;途穷阮籍之猖狂,埋忧无地。洎乎晚岁,诏奉金鸡,乃得镜圆巢复,息影城隈,伴对霜颜,弄孙膝下。良朋嘉会,共晚晴幽草之欢;国是新张,极鸡犬升平之盛。凡斯种种,非陈诗何以展其意,非长歌何以达其情!?

用是心织笔耕,寻声定韵,藉明山秀水之景,写秋月春风之思。抚今追昔,感旧怜新。抒肺腑,出一己。喜笑怒骂,独赏孤吟,意不讥时刺世,辞不骇俗讦人,无传世藏山之想,绝博名猎利之心。白乐天所谓外形骸,保方寸,亦以明素志,抒衷曲,化愁肠,消积垒,乐余年,娱晚景而已。积之既久,楮墨盈寸,惜遭秦火,幸余鳞爪。敝帚自珍,鸡肋犹惜。率尔成编,付之梨枣,倘他年董笔,于意内言外,求异代风云之残迹;来嗣后昆,于字里行间,识乃翁坷坎之辛酸,则所厚望焉。要之,见仁见智,人有权衡,知我罪我,其唯是集,诚不欲以有用无用而弃之也。

况今躬逢盛世,海晏河清,祥和郅治,团结为衷。艺苑百花齐放,国故推陈出新。传统诗词,古树重春。老骥新秀,风起云从。承先启后,恢千载宋唐之坠绪;创新求索,开风流百代之先声。仆虽不敏,以安得凛凛乎“文革”之余悸,而弃革故鼎新,古为今用之令责乎?子之言,殆违时之论,杞人之忧耳。”

于是,客曰:“善!”

趾翁乃摭拾其应对之辞以为是序,并系以诗,时一九九四年,岁在甲戍冬月,笔于安化梅城老干所之止水斋。诗曰:

坐啸行歌欹枕思,忘名忘利未忘诗。

冥搜旧句留鸿爪,漫遣新愁惜鬓丝。

辱室赭衣司马泪,穷途白眼步兵辞。

无端历劫人间事,化作心声入砚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咄咄吟成系苦思,个中滋味寸心知。

时清尚有忧天字,性癖常多忤俗辞。

技就屠龙无补世,人微术蚁莫匡时。

万言哪值一杯水,敝帚如珍自笑痴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0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